永乐国际f66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卢界燊(右)在槟民青执委陈佾杰陪同下,于周二前往光大3楼槟市政厅,作出申请。
卢界燊(右)在槟民青执委陈佾杰陪同下,于周二前往光大3楼槟市政厅,作出申请。

(槟城14日讯)槟民青代团长卢界燊再次通过槟州资讯自由法,挑战槟首长林冠英公开3份填海合约。只是,他在光大3楼交上申请表格后,苦等2小时官员仍无法确定填海合约负责部门。

卢界燊过去至今已逾10次通过槟州资讯自由法,针对百安湾和峇央珍珠填海、还有槟州可负担房屋发展计划等,作出申请。但当局在百安湾和峇央珍珠填海合约申请上,要求他签署法定宣誓。

“我不愿签署法定宣誓书,所以最终无法阅览这些文件。逾10次申请中,只成功阅览可负担房屋发展计划。”

但他补充,在其阅览的文件中,却只列明4项发展计划。他强调,这是不可能的,所以认为本身只获得“部分”文件,是一份不完整的文件记录。

他周二在光大3楼槟岛市政厅办公室外,召开记者会。他是次要申请调阅斯里丹绒槟榔第一期(STP1)、第二期(STP2),和葛尼水岸填海合约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说,上述3项填海合约涉及金额高达数十亿令吉。可是,许多槟民至今仍对3项计划的填海面积,感到混淆。

“槟州政府一直以来,自诩为能干、问责和透明的政府,无所隐瞒。每一个槟民都有权知道真相,我身为槟城人又是律师,决定要从合约文件中,获取正确的数据。”

只是,有媒体提及,槟首长林冠英于2015年11月已公开解释,上述3份合约是受保密条款约束,意即就算是州政府,也不可在没获得东家有限公司(E&O)及IJM集团同意下,公开合约内容予第三方。

林冠英当时强调,这是时任槟州法律顾问拿督阿丽扎提供给州政府的法律意见。有关合约都是前朝州政府于2003年前签署。

卢界燊坦言,一切行动就是想“碰碰运气”。

“或许,他们(官员)会忘了需要我签署法定宣誓,抑或他们已经更改条例,我不知道。”

他重申,由于本身是律师,所以坚持一切通过法律程序行事,即通过自由资讯法来申请调阅。他强调本身不是反对发展,但坚决反对违法乱纪的计划。

他说,违法乱纪计划下,最后输的只会是槟州、槟民和发展商。

在《2010年槟州资讯自由法》下   州政府有权解密文件

明知“此路难行”(合约受保密条款约束),卢界燊强调在《2010年槟州资讯自由法》第11(2)条文下,只要州政府认为解密的文件,是公众利益大于风险的,州政府都有权公开。

“所以,我今天要来看槟首长林冠英是否视28楼的利益,大于公众利益。我挑战他公开合约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
然而,他在交上申请表格后,由于官员必须先致电52楼以确定相关文件的保管单位,再确定调阅文件所需付上的费用。但卢界燊在等待2小时后,官员仍“搞不清”文件保管所属部门。

因此也搞不懂需付费款额,最后官员要求他先行离开,并在确定一切后,另行通知他前来缴费。

在槟州资讯自由法下,公众要申请阅览今年度政府文件,是一份50令吉。假设是去年或更早前文件,则是一份100令吉。每复印一张文件内容,要付费1令吉和地图每张10令吉。